张之洞的“三不争”

[field:click/]次浏览 已收录

  被称为晚清四台甫臣之一的张之洞,曾为自己立下三不争信条:一不与俗人争利,二不与文人争名,三不与无谓之人争闲气。

他不与俗人争利,就是不与平常百姓,平凡粗鲁之辈争权夺利,落入下贱。张之洞自视甚高,严以律己。深知利字身旁一把刀,为官之道,应该清正廉明。故此,他对金钱实力看得甚淡,更不喜爱参加官场争斗。

有传张之洞睡觉从无守时,故此常常闹得侍从幕僚苦不堪言。也由于睡觉问题,他得罪行不少人,袁世凯就是其中之一。听说张之洞身为老一辈,曾力荐过袁世凯。因而,这位袁大人为了感恩,特别特地来访以示谢意。没曾想到,他正与张之洞闲侃之时,张却不知不觉地靠在椅子上睡去,闹得老袁心里很是不爽,悄悄溜了出来。

张之洞醒来之后,深感过意不去,为了表示歉意,他亲身登门抱歉。适逢袁世凯摆席设宴,然酒席吃到一半之时,张之洞竟然又犯起困来,趴在桌子上,呼噜呼噜地睡将过去。这一来,又让袁世凯为难万分。

张之洞睡觉没规则,兴居无节,号令不时是朝内皆知的事。按理,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可却给袁世凯留下不快,竟然心生报复,私自派人监督他的日常起居。工作露出后,有人劝张之洞与之计较,张却不那样做,爽性搬迁避开完事。这就是张之洞不与俗人争利,不与无谓之人争闲气的表现。可见取得权势之后的袁世凯,不过是一个闲俗之人算了。

张之洞注重教育,故不与文人争名,这也是对文人儒士尊重的表现。能够说,他了解文人成名的苦心。他知道文人墨客,表面看起来窝囊,但心里却雄心勃勃,江河湖海。故此,张之洞不与文人争名,也证明了他对文人之爱怜惜有加,体恤到位。

还有一传说,光绪年间,孙中山留学归来,作为一个文儒青年,他很想面见一下这位湖广总督张大人。所以,他来到府前,让门人递上手刺,恳求晋见。张之洞看完手刺之后,有心想打听一下这位后生,笑写一副上联,叫门子送出去给这位自称兄弟的少年。联云:持三字帖,见一品官,儒生妄敢称兄弟?

孙中山其时一看,知道这位总督大人有心想要打听一下他的才调,所以并不言语,微微一笑对出下联,交与门子送进去。联云:行千里路,读万卷书,布衣亦可傲王侯!张之洞一见下联,大喜,惊呼奇才!急命门官大开中门,迎候这位后来改动我国历史的读书人。

当然,这儿所说的不与文人争名,除了尊重文人之外,还有别的一层意义:张之洞回绝我国一些庸俗文明现象沽名钓誉!对目不识丁的所谓文人,深为不齿!

张之洞的第三不争是不与无谓之人争闲气。所谓无谓之人,就是闲人也。

  。旧我国的一些闲人,往往现已挨近乃至等同于小人领域。上面所说的袁世凯,尽管也算我国一介名人,却在气量上不及张之洞。所以,也能够说,袁世凯的行径,的确见之于小人之辈。不论对其恩师张謇仍是对有恩于己的老一辈张之洞,都不过如此。故此,张之洞亦将视为无谓之人!

身为晚清名臣,张之洞一生为国家朝廷奔波忙碌,天然不会有闲情逸致与平凡之辈、无谓之人为伍。因而,若说无谓之事,就是朝臣之间的权势与人脉争斗,他把它们视为无谓之争,把此类人视为无谓之人,把此等气视为闲气,这是别人生境高的表现!张之洞号无竞居士,晚年又自号抱冰,可见其能够清净自守,让心安于天然!

临终前,他在遗言上说道:人总有一死,你们无须沉痛,我生平学术治术,所行者,不过十之四五,所幸心术则大中至正。为官四十多年,勤勉干事,不谋私利,到死房不增一间,地不加一亩,能够无愧祖先。望你们勿忘国恩,勿坠家风,必明正人小人之辨,勿争产业,勿入下贱。这是他上流之心,不可下贱之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