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欣赏而赶路

[field:click/]次浏览 已收录

  看书是为了当作家?当然不是,仅仅是赏识罢了,阅览带来的愉悦感,无可代替。

曾记住胡兰成第一次看到张爱玲的文章时,躺在宅院里的躺椅上,看到一半,惊得坐了起来,再看完时,站了起来,激动得不停地踱步,然后是曲折写信要见这位作者当然,见不见没那么重要,看到好文时的那种感触和轰动却是真的,仅仅由于赏识。

我关于喜爱的书,总是重复地读,仅仅由于愉悦感。上一年8月底去北京,往复坐高铁,我带了萨冈的《你好,忧虑》,曾读过几遍的书。停停读读。书、景、火车、行程,本就构成了一种曼妙,这种曼妙无限演绎。

那个冬夜,我重读《红楼梦》,看到一个晴雯撕扇的小细节,宝玉说的一段话:你爱砸就砸,这些东西,原不过是借人所用,你爱这样,我爱那样,各有性格。比方那扇子,原是扇的,你要撕着玩儿也能够使得,仅仅别生气时拿它出气;就如杯盘,原是盛东西的,你喜爱听那一动静,就成心砸了也是使得的,只别在气头儿上拿它出气。这就是爱物了。其时,就发了一瞬间呆。道理不是说出来的,是悟出来的。

夏天的某个深夜,窗外蝉鸣,客厅里只留了一盏灯,读龙应台的《大江大海》,那种感觉像在一艘大船中,漆黑一片,跟随着他人的命运流离失所、心境崎岖。做读书笔记时,摘录下这一段:台北的剧院表演《四郎探母》,我特别带了老父亲去听,那时,他已80岁。我比如笼中鸟,有翅难展;我比如虎离了山,受了孑立;我比如浅水龙,困在了沙滩一出戏,他的眼泪一直流,一直流,我也只能紧握他的手,不断地递过纸巾。

  。然后,我意识到,流泪的不仅仅他,斜出去前一两排一位理着平头、鬓发皆白的白叟也在拭泪,他身旁的中年儿子递过手帕后,用一双手从后边轻拍他的膀子。谢幕的掌声中,人们纷繁从座位上站起来,我才发现,四周多的是中年儿女陪同而来的白叟,有的拄着拐杖,有的坐着轮椅,有的被人搀扶,他们不说话,由于眼睛噙着泪。中年儿女互相不相识,但在眼光触摸的时分,似乎交换了一组暗码

喜爱读剧本,是由于想当剧作家?当然不是,也仅仅喜爱罢了。家里有个旧式不能活动的躺椅,冬季落雪时,我把被子铺在躺椅上,暖暖地窝着,很享用地读,沉入一种意境中。那真是烦闷高中年代的一点点微光,曩昔多少年还记住。

现在这个剧作家横行的年代,我从未动什么心思去写个剧本,剧本的要求有多高?画面感、文字感、空间架构感、节奏感、递进转化的才能,作者好像是水墨画家,是摄影师,又像是书法家,还像建筑师,当然,还要有适当的文字驾驭才能和见识,眼到手到心到,有到此为止的控制却又耐人寻味一般人底子不能担任。记住自己高中年代看过的好剧本,那时,剧本是能够当文学书去看的,简净神韵画面感情境感,种种种种,真的给了我太多夸姣回想。

电影我也是爱看的,喜爱的电影接连看上两次。换上洁净衣裳,用保温杯装上咖啡,留下富余的时刻步行去影院,散场后渐渐步行回家特别喜爱的影片,再看一遍;不喜爱的,笑笑就好,无须谈论。按自己的挑选,当个好的观众和赏识者,这个国际底子不需要那么多的谈论家。

面临美景时,也不太喜爱用相机,碰到喜爱的当地,静默坐一瞬间,记在脑子里就好。记住陈丹燕写到的这么一个场景:有一次游览到酒店,已是深夜,月色清明,推开阳台门,映入眼帘的是海,是远远的火山遗址,那个月夜,她想赶忙开一瓶葡萄酒,好好地融入这种震慑中对,就是这种心境。赏识,仅仅好好地沉溺下来赏识。

记住这样一句话:真实懂得人生的人,仅仅为了赏识而赶路。关于人生,我一知半解,但想做一个好的赏识者。